guanhuo 发表于 2020-11-25 12:43:52

老人春季用药有四不

“流氓”和“活字典”












<共计1592字>





“流氓”和“活字典”

——辛芸





十三四岁,懵懂花季初逢花事,对于那个环境那个时代的女孩子,简直比遭遇外星秘史还让人惊愕。母亲们粗枝大叶,孩子们羞涩难堪,稀里糊涂中,难免有人以为自己快要不行了,身体痛苦,精神煎熬,月事如灾难,人也恍恍惚惚。

  

那个他,比母亲们还细心。在众目睽睽人数满当的课堂上,神态大方、声音宏亮地告诉女孩子:这是月事,是小女孩变成大女孩的一个过程,不是毛病,是很正常的一种生理现象,每个女人都会这样。来了月事的女生不要害怕,不过在经期时要注意,一不能用冷水洗涮,二更不要吃凉的东西。说这番话时,他本来的红鼻头分外地红,明光光的白脸颊似乎分外亮。

  

其时的他,大约四十多岁,因长期伏案劳作,背微驼,经常穿一件洗得发白的毛蓝料子中山装外套,上衣兜里必定很职业化地别着两只笔。据说他是某个名校毕业的高材生,然而即使在一个小小的村级中学,他也不是学校领导。

  

因为那番石破天惊的“月事言论”,他似乎一下子成了学校女生的公敌。首先是班里的女生对他有了敌意,她们私底下异口同声地叫他“流氓”。很快,这个称谓取代了他本来的姓氏,并迅速在全校女生中风靡开来。大家都明确而坚定地认为:这个人的思想意识肯定有了问题。否则为什么会说那样的话呢?

  

在这所闭塞的乡村学校中,也有几个公主花一样美丽高傲的女老师,但她们除了照本宣科地教授给孩子们知识,几乎没有人和孩子们讲过任何生理方面的常识。约定俗成的禁忌,并不是每个人都有勇气去打破。然而,人生的第一课上得如此生硬和不合情理,而且是由那样一个流氓式的人物传授,似乎多少让人觉得不舒服。于是,在身体不适时,女生们很顺便地就联想起情绪上的别扭,对那个“流氓”好一番笑谈嬉骂。

  

但他似乎并不知道女生们送给他的恶名,依然慈祥地笑,依然忙碌地教书,逢到周末,依然骑着自行车回到十几里外的家中休整。遇到又一个周日下午,又早早地返校。他的课上得不错,但学生们尤其是女生不愿意和他接近,总觉得他的笑脸中有一种说不清的阴森,大家生怕被他亲近、被他流氓,所以尽量远远地和他保持距离。那是一个多么纯洁的年代,谁愿意和一个流氓接近呢?

  

学校里还有一个语文老师,为人谦和热情,学识渊博。据说,你可以随意从《新华字典》挑出字去考他,截至目前,还没有人难倒过他。学校的师生都叫他“活字典”。这样的称呼简直就是最高嘉奖,学生们打心眼里愿意和这样高雅别致的老师请教,比如询问某个字的读音啦、讨教某段话的意思啦,人人几乎都能得到满意的答案,因为“活字典”为人实在太好了,真的是百问不厌、诲人不倦呢。

  

有一天晚修,活字典叫班内一个女生去他的宿舍。那是一个优秀得让人眼红心馋的女生,人又长得漂亮,谁都羡慕她被“活字典”青睐的幸运。然而,过了不大一会,她苍白着脸色很快地从外面跑进了教室。在白亮的日光灯下,大家惊讶北京白癜风哪里治的好地发现她眼睛似乎噙着泪花。从此后,原本学习优异的她,成绩开始一落千丈。

  

这个女孩子后来勉强上到高中,草草毕业后,早早地便嫁人了。她身上的疑团也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浮出水面:据说,活字典那晚叫她去宿舍后,三言两语之后,就抓住了她的手……当时也不知道她是怎样来的勇气,挣脱后就跑了出来。原先总盼着上活字典的课,现在却总想逃课。她有些惊慌地问,“活字典”怎么也是一个流氓呢?她害怕看到活字典那亲切的笑容,害怕看他那种令人作呕的手势……

  

时光流逝,生活教会了我们许多原本不懂的东西,包括人心。一个老师,如果爱着他的学生,即使会冒着得恶名的风险,他也会在需要的时候,挺身而出,给她们传递生活的真知。这是一种怎样无私的爱呀。如今,我不想说那些诈取我们真诚崇敬的人,只是想深深祝福一声那位被我们有心无心误解过的李明哲老师;如果他健在,我甚至更希望郑重地站在那个曾经被我们叫做“流氓”的人面前,轻轻地喊他一声:“老师”。
页: [1]
查看完整版本: 老人春季用药有四不